幸运昕呀

谢谢你的喜欢⭐

[昕博] 心火

*简单的流水账/短/完

//

小方成天都是个苦着脸的样子。
无论是期末通过啦,乒乓社比赛拿冠军啦还是游戏上段啦,没人见过他开心超过三分钟。
他的快乐在脸上的表现转瞬即逝,见过他笑容最久的一次大概是他邱叔揉他脸时给他硬扯出来的笑脸。


特别是早晨,就连和他共处室友两年的小周也没见过他高兴的样子。
小方爱赖床。
闹铃几乎是听不见的,当室友好不容易把他喊醒后圆脸都拉长了。
说他有起床气吧,他也不对人发火,就整个人黑着脸笼罩着低气压去洗漱了。
然后苦着脸度过一天。


小方因此常常被称作小苦。


小许是和小方完全相反的存在。
从早到晚整天嘻嘻哈哈地傻乐,还老能逗人家笑,是大家的开心果,给原本死气沉沉的班级带来了点活力。
有老师看不下去,“哈哈哈哈 等于自杀”的经典语录还被写在小许作业上,广为流传。
小许看到后也没做出啥改变,依旧一副高兴的模样,找小张插科打诨去。


//


小方有个特殊能力,他能看透人的内心是否快乐。
当一个人高兴时,心口处会燃起一团火。


看到小樊仅仅被小周投喂都能燃起火来,小方不禁感叹一句年轻真好,没有烦恼。
当然他也能看到自己的火,不过是表情管理不到位,就被安上个整天不开心的名号,小方有些苦恼,表示懒得理你们这些只看外表的人。


小方是在乒乓球社团认识小许的。
小许是小方见过最奇怪的人。
小许表面上无时不刻都很快乐,小方却看不到他心口的火光,连点儿火星都没有。
人总会有高兴的时候,小方不信邪,开始了跟踪小许的漫漫长路。
但结果让小方失望,他都差点以为小许患了一种面部表情只能笑的病了。
他觉得小许虚伪,表里不一,又对他佩服,明明是个内心孤独的人,能伪装得滴水不漏。
小许绰号大蟒,所以连骨子里都像个冷血动物吗?


//


“喂,我说,你跟踪我干啥?”
小许手向墙边一撑,挡住了小方的路。
“谁...谁跟踪你了!”
“最近你在我周围出现的很频繁啊,还鬼鬼祟祟地...”
“自作多情 !”
“那你倒是说说,你跑这儿来干啥,这也不是你年级教室吧方博?”
“我...我找我哥不行啊?我要干啥关你什么事?”小方瞄了一眼教室里,他哥的荧光色书包实在太显眼了,小方为自己的机智所折服,“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大名鼎鼎的小苦谁不认得啊哈哈哈...”小许揉了揉小方的脑袋进教室了。


//


小方不再整天苦着脸了。
自从第一次不怎么“友好”的交谈后,小方发现他和小许莫名地多了很多交集。
譬如社团活动分在一起练习,艺术节受邀一起合唱,中午食堂打饭有时都能一前一后。
之前说过,小许爱逗别人笑,但小方对此免疫,开小方玩笑时他总能换着花样怼回去,两人你来我往成了对欢喜冤家。


“天啊,你们知道吗,博哥今早起来的时候笑了!”小周一到教室就大肆宣扬,“这件事该记载在x大十大不可思议事件之一了吧,真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能成为这唯一的见证者。”
大惊小怪,小方想,他不过是早上回忆起昨天跟小许打嘴炮赢了罢了。
而且啊,小许最近心口貌似有些火星子的样子。


“龙啊,你说这大蟒最近怎么格外高兴,浪的没边了都。”
“他呀,谈恋爱了呗。”


小方放学刚出教室就收了条信息:
“做我男朋友。 A 好 B yes ”
抬头看见小许在楼梯口向他招手,脸上挂着让他嫌弃的傻傻的笑容,心口的火越烧越旺。


小许,单名一个昕,意为太阳将要出来的时候,他总尽力地向周围人传播快乐。
在他二十一岁的某一天,终于遇到了能够温暖他的人。


-fin-


评论(1)
热度(67)
©幸运昕呀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