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昕呀

谢谢你的喜欢⭐

[昕博] 32926 (短/完)

一个傻白甜的校园故事

隐含獒龙


“小博今天晚上有空不?和我们一块儿去吧。”

“去哪儿?…周雨你先把那塔推了!”

“去新开的那个酒吧玩儿,你应该还没去过吧。”

“今晚…今晚我约了人一起上分,你跟我哥两个人去呗。”

“是啊,博儿他酒量不行,去了也没劲,就别带他了。”

“这样啊…”马龙眼里透露出淡淡的失望,“我师弟今晚在那儿第一天驻唱,我怕没人听就想多拉几个人凑个热闹,要是没空就算了…”

“有空有空,方博每天待在宿舍电脑都玩腻了,也该出去活动活动了,是吧?”张继科踢了踢方博,眼神分明是“你敢说不就死定了”。

迫于他哥的淫威之下,方博只能给队友们发了一句[今晚有急事,下次再约]。

 

等到了酒吧,方博才发现马龙的担心是多余的,不知道是因为酒吧新开的缘故,还是冲着这位歌手来的。

酒吧不大,装修得很简单,只有一个小舞台——说到底不过是一块高出来的地方,上面摆着一个高脚椅和话筒架子,歌手还没来,店里放着的舒缓的钢琴伴奏,完全不像方博想象得那样充斥着劲歌热舞。

马龙朝他招了招手,他提前过来给方博留了位置,方博坐在吧台边乖乖地喝着饮料,和他们约定好时间,就不去打扰他哥的二人世界了。

许昕出来的时候,原本因为人多有些嘈杂的酒吧渐渐安静下来。

没有开场白,没有自我介绍,甚至没有说歌名,他回过身给了乐队一个手势,就伴着音乐唱了起来。许昕算上中间的休息时间,一共唱了四十分钟,大多是杨宗纬的歌,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炫技,就像一个孤独的人在讲着一个个平淡的故事,主角和结局都不重要,最终都会随时间消散。

演唱的期间都很安静,只有在歌曲和歌曲的间隙里才有人窃窃私语,谈论着台上的少年。

“诶,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怎么,你又想换男神啦?”

“嘿嘿,你难道不觉得他很帅吗?!而且手特别好看,眼神也有种忧郁深邃的感觉。”

方博听着旁边女生的谈话和发亮的星星眼,觉得这个世道已经不好了。

这就算帅了?果然男的和女的之间审美观是有差异的。

眼神忧郁深邃?我看是涣散吧。

手…倒是还蛮好看的…不对,我一男的去关心别的男的手好不好看干嘛。

歌嘛还凑合,勉强跟我的水平差不多吧。

好吧,就比我好一点点,一点点。

方博不得不承认许昕选的歌都很适合他的声音。

方博正在人群中搜寻着张继科的身影,就被他拉去了后台。

“龙说等他师弟收拾一下,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吃火锅。”

 

“小博来了啊,我们马上就走,这就是我师弟,许昕。”

“你好。”方博扫了他一眼。

啧,还戴了副眼镜,是想装斯文吗。方博马上想到了那些小说里常常出现的台词“我戴眼镜是为了挡桃花”,默默被自己的想法雷到。

“你好啊,方博儿。你怎么一天到晚苦着个脸,该像你昕哥这样多笑笑。”说着用手指撑起方博两边的嘴角,勉强的笑容使面部表情显得更加扭曲。

方博拍开手,瞥了他一眼,揉了揉脸,许昕也不恼,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刘教授课上说的“哈哈哈哈等于自杀”就说的是他吧。

 

到了火锅店也没消停。

一推门,许昕的眼镜马上起了雾气,方博暗笑:叫你装斯文,知道来火锅店还偏要戴副眼镜。

许昕仿佛习以为常,摘下来用衣服擦了擦,过了一会儿又戴上。

“昕子啊,你们这些年轻人咋老爱戴眼镜耍帅呢。要我说,戴眼镜多不方便。”

“继科儿你误会了,还真不是耍帅,他就是一近视。”

“原来是个瞎子…”方博默默吐槽了一句。

“那也比是个小矮子好,”许昕揉了揉他的脑袋,方博伸手要去打他,许昕溜得到挺快,找了个四人位坐下,“我们坐这儿吧。”

 

“哎!这我刚放进去的!”

“谁叫你自己夹不住!”许昕往自己碟一蘸,瞬间塞进嘴里,“再说了,给我吃了就吃了呗,小气鬼。”

“你…你谁啊你,就对你大方,再说刚才就最后一片了,好不容易从龙哥那儿抢来到被你吞了。”

马龙张继科在一起聊聊天,涮涮菜,画面十分和谐,另一边画风迥异,眼看差点拿着筷子打起来。

“好了好了,小博那么喜欢吃这个,再给他点一盘吧。许昕也是,老抢人小孩儿的干嘛。”

师兄,我还是你那个亲爱的师弟吗??

“算了龙,就这样吧,别给他吃多了,到时候胃疼的又是他。方博别闹了啊。”

你看看是我在闹吗?别被爱情蒙蔽了双眼啊哥!

表面上两人恢复了平静,暗地里却在刚刚加好的微信上开始了新的一轮。

 

最先是周雨发现方博不太对劲。

“方博?你在吗?是你网卡了吗怎么你人不动了?”明明能听的见博哥微信的声音响了啊。

“哦哦哦,没事了。”方博被周雨的声音喊了回来,把手机静了音。

一轮结束,微信里十几条未读消息。

好气啊,今天还是没怼过那瞎子。

 

[αβγδθηζεικλμποξνρφΑΕσχΒΖτ]

[ψΓΗυωΔΘΦΡΝΙΚΣΞΛΟΜмиедзлабвё]

“人家这是说的啥啊?”

“不知道啊。”

“那你就给人家发这些玩意儿?”

“他除了会怼我还会给我发啥,我再找堆乱码发回去呗。”

闫安摇摇头,给周雨发了条信息。

[我感觉你上次推断得没错,博哥是有对象了,而且还有点傻]

 

“你怎么在这里?”

“科哥说你最近学习滑了,让我盯着你好好上课。”

还不是赖你一直给我发信息,打扰我看书还打扰我打游戏。

方博把包放下,手往抽屉里一摸。

果然,今天还是出现了。

 “那是啥?”许昕坐后排桌子高,也瞧着了。

徐晨皓坐方博旁边,手快抢着了递给许昕。

“你看看昕哥,女生给方博送零食呢。方博谈恋爱了不告诉咱们还硬是否认,这次可总算有第三人见到实物了。”

 “哦?这确定是给方博的?”是一罐旺仔牛奶,底部贴了一张粉色的便签[你很可爱],字很清秀,“我怎么看都没觉得方博哪里跟‘可爱’沾边啊…倒是长得挺像旺仔。”

“千真万确啊,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前几次还写明了给方博,而且我们这课座位不动的,你现在坐的正好没人,要有人还得换位子呢。”

“别瞎说,这段时间那么忙,哪来时间谈恋爱。”还得抽出时间上段。

…以及要一小点时间空出来怼瞎子。

“那就是说等闲下来就谈咯?”

“你是在嫉妒吗瞎子?”

 “谁会嫉妒你啊。”是啊,我在嫉妒那个可以跟你谈恋爱的姑娘。

方博难得没回嘴,而是直接转了回去。

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

“你不要了吗方小博?”许昕晃了晃手里的旺仔牛奶。

“送你了。”方博无所谓的样子让许昕暗暗地有些高兴。

后来方博依旧每天能收到一罐旺仔牛奶,但换了种普普通通的便签,字也更潦草,每张上都写着同一串数字。

[32926]

 

[明天我生日,酒吧里庆祝,你来不来?]

[我考虑考虑]

[博哥这点面子都不给我?]

[看你求我的分上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许昕怕自己人群中找不到那个自称“一米七多的大高个”的小矮子,特意戴了副新眼镜。

但方博没来。

他照流程唱完最喜欢歌手的歌,在众人的祝福中许完愿吹完蜡烛,笑脸迎着每一个前来祝福的人,然后坐在角落里,面前蛋糕一动没动,眼里真切地透露着孤独。

“怎么了,兴致不高啊。这蛋糕可是老板专门跑去订的,你这寿星不吃可是辜负了他的心意啊。”

“他没来。”没提名字,指向却很明确。

“继科儿刚给我发的,说给你听。”马龙递给他手机。

许昕带上耳机,传来的是熟悉的声音。

“我这里有些事耽搁了,没办法过去,对不起啊。就在录音里祝瞎子你生日快乐了。”

几秒钟后是方博唱的《红玫瑰》,因为录得急,听得出气息有些不稳还有点抢拍,刚唱完第一段,空字还没拖音就被掐了。

“继科儿说他们乒乓社要出去参加比赛,今天老师硬要留他们补课,方博实在溜不出来了所以…”

许昕把手机还给马龙,拿起桌上的蛋糕跑了出去。

“你干啥?”

“给方博送蛋糕去——”

“哎大昕你等等!”

“咋了?”

“A402。”

许昕比了个OK的手势。

 

晚上的微信朋友圈

[ 许昕:给某个小混蛋送蛋糕却被抹了一脸奶油[白眼] ]

评论

[方博:是你先招我的[撇嘴] ]

[张继科:急匆匆跑过来结果也不给我带一份[怒] ]

[马龙:这就是你们浪费蛋糕的理由?[微笑][微笑][微笑] ]

 

为了抽时间比赛,趁这几天有空不训练,方博还真整天泡图书馆里学习。

“科哥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还真天天看着我啊?”

“我也要来学习啊,你想太多了。”

方博掩了些失望的神情,拿着教授给的书单找书。

方博真的不想让自己多想,可许昕已经跟在他后面五分钟了,靠太近了,停住脚步的时候头顶都能感到对方的气息。

“你跟着我干啥?”

“怕你够不到书。”

许昕上身慢慢前倾,眼睛眯起,像蟒蛇盯着它的猎物。

“你…你干啥,想学别人玩壁咚啊…我跟你说,想这么对你一米七多的博哥,做…做梦…”方博声音轻得像蚊子叫,气势就弱了一大截。

“找到了。”

???

“是这本吧。”

许昕从方博身后书柜里抽出了一本书递给他。

“谢…谢了。”方博马上从旁边的空隙钻了出去坐回位子上。

“你耳朵怎么红了?”

“暖气太足太热了。”

“你刚不还抱怨管理员小气暖气开太小吗?”

“你好烦啊。”

方博翻开书,书里又夹着张便签。

[32926]

又来了。

 

许昕写了首新歌,想在酒吧首唱,老板帮他敲定了时间,还印了不少传单宣传。

“方小博,这次可得给我捧场。哥我要干件大事。”

“去就去呗,你又想干嘛?”方博爽快地答应了。

“我要表白了。”

“啥?有情况你怎么不早说,还拿不拿我当兄弟了?哪个系的?叫什么名字?好不好看?”

“到那天你就知道了,好看嘛算不上,眼睛比较大,性格有点傻。”

“那你们两个傻的待一块儿真是绝配…”方博在脑中搜寻着各种词汇来假装作出一个平静回应,平时手到拈来的话此时却费了一万个脑细胞。

方博,这是你最后一次怼他了。

“借你吉言。”

许昕没怼回来。

 

“许昕。”

“怎么了?有事不发微信还打电话?”

“对不起了,日子跟我比赛冲突了。”方博其实有些窃喜,终于有正当理由不参加许昕的告白现场了,不用亲眼看到。

“行吧,那你好好比赛。”长久的沉默后许昕匆匆回了一句就挂了。

应该在精心准备吧,反正他兄弟那么多,不缺我一个。

 

许昕的告白没成功。

准确地说是没告白,但还是唱了新歌,却没公布歌名。

他在后台翻看他请兄弟录的不同角度的视频,最终在两个之间抉择。

估摸着方博比赛该结束了,给他拨了个电话。

“喂?昕子,方博他发烧了。”

 

方博这几天就在感冒了,但社团的训练还在每天参加,张继科的腰伤有些复发,他必须扛起来。

在最后一球得分获胜后,队友上来拥抱他,发现他的身体烫的厉害,球拍“啪”地一声掉在地上。

 

许昕到方博宿舍时,他已经睡着了,徐晨皓在旁边守着他。

“去休息吧,我看着他,你打比赛也累了。”

“药在那儿,他醒了记得喂他吃。”

方博脸烧得很红,本来就听说呼噜声大,现在发烧了呼吸声也更沉重,也不知道室友怎么忍的。

“说你傻还真傻,什么时候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啊。”

“你才傻。”声音很微弱又沙哑。

“生病还惦记着怼我,不知该说你喜欢我还是讨厌我。”许昕扶他坐起来吃药。

“你今天成功了吗?”方博回避了许昕的话。

“没呢,被放鸽子了。”

“哼,活该。要我是那姑娘,你表白一次肯定不答应,至少得两次,三次。”

“怎么,听博哥这语气是羡慕了?”

“滚滚滚,谁被你这瞎子看上谁倒霉。”

“那方博一定是世界第一倒霉鬼。”

许昕心跳得很快,就好像他认真准备了一次测试,现在是揭晓成绩的时刻了。

方博烧得神智有些不清,吃过药后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根本没听进去。

许昕用手试了试方博的温度,因为刚才太紧张出了手汗不太准,就用额头去贴。

然后亲了他一下,在他耳旁悄悄说了句话。

 

这是许昕第一次在唱歌结束后说这么多话。

“今天的这首歌,很多人在上周已经来听过了。

我想用这首歌来表白,不巧的是他没时间出席。

他跟我说,至少三次以后才会答应我。

第一次,我特地早去你教室,在别人之前给你送旺仔牛奶。

第二次,我跟你去图书馆,在你要借的书里加纸条。

现在是第三次,我唱这首歌送给你,歌名是32926。

我看你这脑子应该也想不到这啥意思,那我们作个公平交易。

你答应我,我就告诉你。”

话音刚落,许昕手机振动了一下。

[方博:99372]

 

“你怎么这么有自信我会答应你啊,还当众这样,没成功不就太尴尬了。”

“你发烧那天后来根本没睡着,心跳得跟打鼓似的。”

 

-fin-

 

PS:32926 fbwan 99372 xxdsb


预祝情人节快乐///

评论(9)
热度(89)
  1. 半城湖幸运昕呀 转载了此文字
©幸运昕呀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