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昕呀

谢谢你的喜欢⭐

[昕博]童话镇(短/完)

*主昕博 含獒龙

*无虐一发完?

把之前的汇总到了一起[看过前文的可以回顾一下or跳过


1//

方博醒来的时候躺在一条河边,身下是柔软的草地。他沿着河岸走,发现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儿,也记不得昨天发生了什么。

不知不觉走进了一片森林,大块的墨绿色中冒出一个红色的身影,方博连忙追上前去。

    “你……你知道这是哪儿吗?”

“童话镇。”被拍肩的人一惊,转身看到方博后把刚伸进篮子里的手又收了回来。话音刚落他低下头想快步离开。

“那你是小红帽?”仔细一看眼前这人的打扮,方博忍不住脱口而出,说完又觉得冒昧,毕竟童话故事里的小红帽可不是一米七几的大男人。

“是啊,我赶着要去外婆家。”对方眼神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就掩饰了过去。

“那我能跟着你不?我刚来这儿也不知道能去哪儿,而且我还能保护你。”

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眨巴着,见他也不是坏人,马龙思考了下还是同意了。

“行吧,你别跟丢了。”

 

2//

方博觉得奇怪,走了这么长时间,照理说大灰狼也该出现了,可兜兜转转这么久,别说像他俩这样的人了,连森林里该有的小动物都没出现。眼看天越来越黑,头顶上乌鸦凄惨的叫声让他慎得慌。

终于看到了间小木屋,马龙带着方博推门进去,里面壁炉里点着火,桌上放着准备好的两份食物。

“有人吗?”马龙试探性地问了句,无人回应。

“那我们今晚先住这儿吧,明天再逃……明天再去找我外婆。”整间木屋被分为三块,有两个房间,仿佛是上天专门为他们准备好的。

“这不太好吧……”方博在一旁犹豫着,倒是马龙像真回到外婆家似的拿起食物就狼吞虎咽。

“你要想饿死冻死就出去吧,我先回屋了。”马龙没管他,提着自己的小篮子进了一间房间,“对了,别忘了这儿还有大灰狼呢。”

方博想想也是,反正也没人,要主人回来了就跟他商量一下让他们凑合着住一晚,明天再打探打探这镇子的情况。既然叫童话镇,那肯定是个善良的人吧。

用过餐收拾完餐桌,方博想跟马龙谈谈明天该怎么办,马龙房间的门虚掩着,被风吹开了一条缝。

马龙脱下了戴了一天的帽子准备换衣服,方博觉得这时候进去打扰人家不太好。

想到今天马龙奇怪的表现和迟迟都没有找到他外婆家,方博有了个猜测,心里有些毛毛的。

虽然蜡烛的火光不够亮,可方博真切地看到了马龙头上的犄角和身后短短的尾巴。

他根本不是小红帽!

方博倒吸一口冷气想大叫,却被一双大手捂住了嘴。

 

3//

转过身是一个一米八的陌生人。方博觉得自己要有心脏病的话今天不知道要发多少次了。

“你......你是谁?”

“这是我家该我问你吧?”

“我……我森林里迷了路,就来借住下。”方博这一紧张就结巴的毛病还是没改掉。

“然后顺便把我的晚餐吃了?”

“不好意思啊,实在是奔波一天太饿了。”马龙听到外面的动静也出来了。

许昕眯着眼盯了马龙一会儿,说:“你是隔壁山上失踪的龙吧。”

方博后知后觉地发现马龙的名字原来不是随便胡诌的。

 

4//

三个人围坐在桌旁,面面相觑,方博看看许昕又看看马龙,冷汗直冒。这和他看的童话故事不一样啊难道自己看的都是山寨的吗?

“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也没什么好瞒的了。没错,我就是龙。”马龙打破了沉默。

“听说你才刚接任啊,怎么就玩失踪了。”

“又到了去城堡里抢夺公主的日子了,没意思,老催着我去,我又对公主不感兴趣,所以干脆乔装打扮下出来了呗。”

“听说秦在各种追查你的消息,果真和传闻中一样是位性情中人,别扭起来没人能管啊。”

“那你呢,是做什么的?”

“我叫许昕,来接替七个小矮人的岗位的,结果都快过约定时间一周了,白雪公主影儿都没见到。”

“看你这日子过的挺悠闲的,方博就留你这儿吧,总不能跟着我逃亡吧,要真被秦指抓住了我自身都难保。”

“就这小傻子?吃了我准备的晚餐还想我收留他?”

“你说谁傻呢!我看你眼睛总眯着看人你就是个瞎子吧!”刚才方博插不进话,现在真坐不住了。

 

5//

最后三人达成一致,秦指应该还找不到这里来,晚上暂时住许昕这儿,白天探路帮马龙计划逃亡路线顺便找找那“迷路”的白雪公主。

马龙想去树上摘果子,发现树底下躺了个人,心软的马龙叫来许昕帮忙扛回了家。

喂了点水后,人苏醒了过来。

马龙看着这人脖子里挂的玉佩,心里想着应该能换不少钱,然后发现许昕也在盯着玉佩看,就低声凑过去说:“喂,这人是我发现的,要抢(玉佩)也得分个先来后到吧。”

“我是说,这个玉佩,应该是白雪公主的吧。”

 

6//

一旁正喝水的方博喷了出来。

“喂喂瞎子,你是不是真瞎啊,先不谈公主为什么会是个男的。还白雪?确定不是黑炭?”

“方博不要则样说人家,有玉佩也不一定是白雪公主啊。”

“我是。”

沉默。

 

7//

国王已经想好了要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叫白雪公主,结果却生了个王子。

唯一值得国王欣慰的是虽说是男儿身,但好歹皮肤够白。

国王很惆怅,皇后根本不嫉妒自己之前的儿子更别提陷害了,但童话镇里定的规矩不得不从。

张继科总待在皇宫里也过腻了,给自己改了名还跟打猎结识的猎人出去美黑,回来时一身黑皮守卫都差点没放他进来。

国王心里苦,但他不能说,干脆将计就计把张继科赶去了森林。

反正只要按规矩让他遇到小矮人就行了过程并不重要对吧?


8//

“继科儿,给。”马龙把刚烤好的野兔递给张继科。

一听张继科跟自己一样不愿轻易服从长者强行安排的生活,马龙对他就有种同病相怜又找到志同道合之人的感情。

“喂喂,我亲手烤的为什么要先给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人吃啊。就因为他是所谓的‘白雪公主’?”

张继科对这个称呼很敏感,恶狠狠地瞥了方博一眼,伸手抢过了他手里的苹果,转过头对马龙抱歉地笑笑:“对不起啊,我不爱吃肉。”

停在半空中的手让马龙觉得有些尴尬,悻悻地把肉放在盘子里移到方博面前。

“你们吃啥呢这么香?”许昕抱了一堆野果,哗啦啦地散落在桌上,“方博啊,不是我说你,我出门前你不刚拿了个苹果,这会儿怎么又在吃了。”

“我之前打了只兔子,这不也好几天没开荤了么,你也别老怼方博了。”

“对啊瞎子你看龙哥都帮我——喂你不要抢我的肉呀盘子里不还有吗!马龙你看看他……不是龙哥你去干嘛你怎么走了——”

“继科儿说他有点困了我得带他去房间,你俩慢慢吃啊别着急。”

 

9//

没想到一吃就吃出事情来了。

马龙怕黑,但身为龙,他不能轻易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以“我是龙晚上我可以在你身边保护你”为借口,马龙已经和张继科睡一个屋很久了。张继科入眠很快,马龙也不怕在他面前会暴露自己怕黑的弱点,而且他均匀的呼吸声能让马龙觉得安心。

估计不久之后自己就能克服怕黑的毛病了吧,躺在床上的马龙正这样想着,看见了一团黑影,接着那团黑影咧着嘴笑了。马龙冷汗直冒,他不敢叫醒张继科,准确地来说是他不敢动弹,他紧紧闭上眼睛再睁开,黑影消失了,可笑容还挂在空中。他整个人都钻进了被子里,死死地搂住了张继科的腰。

不好,怎么怕黑还怕出幻觉来了。

这样的情形一直连续了一周,第八天时,它竟然在白天也出现了,马龙这次才看清原来那团困扰自己的黑影是一只灰色的猫。

“你……你是谁?”

“你还记得这个吗?”陈玘没回应他的问题,不知从哪儿掏出了一块怀表。

“这个……哦好像是那只兔子身上的……”

“那么现在它在哪儿?”

 

 “天哪!我们竟然吃了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兔子!”

“方博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四个人围坐在桌前,战战兢兢地盯着陈玘。

“既然已经把它吃了,那就你们来履行它的职责。记住,三天后我要在这儿看见爱丽丝。”空中又只剩下他的笑容。

“方博,听到没,快出去找那什么爱丽丝。”

“瞎子你也吃了凭什么就我一个人找!”

“好了好了,这时候就别吵了,你俩一块儿找,谁也别想逃。”马龙把他俩推出门外,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把事情弄清楚后,马龙长叹一口气,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10//

方博和许昕刚抬着人进了屋子,陈玘就如约而至。

“你们是谁!快把我松开我还要赶着去听我雨哥唱歌呢!”

看见这场面,每个人的内心都很复杂。

张继科:你俩出去三天真是找人的?

马龙:虽然知道要找的爱丽丝很难可你俩也不能则样糊弄人家呀

方博:都怪这瞎子硬要说他是爱丽丝要把他带回来

许昕:你们都瞪我干啥他真是爱丽丝啊

樊振东:我不就吃了块饼干么怎么就被绑架了?雨哥快来救我我再也不吃陌生人给的东西了

陈玘:可不知道这爱丽丝缩小后钻不钻得进树洞呦

“那人我就带走了——行行行你别闹我带你去找你雨哥。”

 

周雨被诅咒在二十四岁时被乒乓球砸中而昏睡过去,女巫在他生日那天偷偷地潜入把球拍和球放在了周雨的桌上,躲在一旁观察他。

过了一会儿女巫捂着耳朵尖叫着逃跑了,但沉浸在自己歌声中的周雨没有听见,也没有发现桌上的东西。

也正是因为这个,樊振东才被歌声吸引了去,白兔先生怎么也找不到他。

 

11//

一场闹剧总算结束,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

“方博,你手腕怎么了?”马龙才看到方博手腕上缠着一圈布料。

“啊没事儿,就是被树丛里的叶子刮到了,不打紧。”

“那你注意点,别让伤口感染了。许昕你也是,俩人一起也不知道帮忙照看着点儿。”

“这傻子总乱跑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再说一遍说谁傻子呢!”方博另一只手悄悄伸过去捏了捏许昕的背。

马龙和张继科没发现许昕里面的衣服其实撕了一条布下来。

 

12//

人算不如天算,秦志戬还是找上了门来。

马龙早有防备,连忙向秦志戬报告说自己是来绑架公主的,并把张继科介绍给了他。

秦志戬上下打量了一会儿,行吧,虽然这“公主”看上去不太精神,帅还是蛮帅的,自己徒弟总算开窍了,也算完成了镇里交给的任务。

回到山上,秦志戬感觉自己得到了深深的欺骗。这叫绑架?张继科天天把头搁在马龙肩上像个挂件似的,俩人中间有磁铁?

秦志戬每天祈祷着哪天骑士过来把“公主”抢走,但当手下告诉自己邱贻可忙着逗猫没空来时,他只好放弃了这种想法。

没听说过骑士还是个猫奴啊?

老大,那只猫不一样。会笑,还会飞。

算了算了,现在这样也挺好。秦志戬安慰自己。讲道理,要是把张继科赶走马龙又一下子想不开逃跑了,他自己也不想希望看到马龙又回到以前那副一个人总闷着不说话的样子。

秦指强忍心中怒火,努力假装没看见马龙脖子上的红印。

马龙,你可是龙啊。

唉,感觉今天的头发又白了几根。

 

13//

皮外伤在许昕每天殷勤地给他换药下早好了,但方博感觉手腕总隐隐作痛。

许昕见他不对劲,问他怎么了也不说,怕他嫌烦就没接着问。

一天夜里方博惊醒,他说不上是怎么了,可就是骨子里疼。

许昕起身点了支蜡烛,方博遮遮掩掩的动作还是没瞒过许昕,手腕被抓住。

“嘶——”

“又手腕疼啊?”许昕力气小了点,改为轻轻握着。

方博没说话,低着头算默认。

“博儿。”

“咋了?”

“你不是童话镇的人。”

这是个肯定句。


14//

“你……你怎么知道的?不不不,我是说瞎子你乱说啥呢,又犯病了?”

“你明儿跟我一起去找女巫。”

“瞎子你别闹啊,好好的找什么女巫,龙哥和科哥是走了,你是不是嫌我烦想把我踢开啊?”

“去了就知道我闹没闹了。”

你就是嫌我烦了。

方博觉得浑身上下莫名地发冷,背过身去把自己卷成了个寿司,许昕拽过被子想把他剥出来又怕扯到手腕弄伤他,望着对方赌气的背影,拿了几件厚衣服盖身上当被子。

第二天方博还是乖乖地跟着许昕去找女巫了。“去你一开始来的地方。”他俩还没开口,女巫就冒了句话回屋鼓捣她的药水了。

“博儿,你还记得你来时的地方吗要不要我陪你去?”

“今天你这瞎子怎么突然变性了这么关心我啊?”

“我怕你路痴迷了路到时候哭着喊我名字多丢人。”

 

15//

方博站在弯曲的河流边,他感觉自己从未如此冷静。

方博没有来童话镇之前的记忆,所以在他仅有的记忆中,许昕确实是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人。他不清楚谈不谈得上是爱,更多的是一种习惯。每天和他斗嘴,看上去没心没肺却一直默默关心着他。他想过也许有一天会离开这个镇子,没想过那么快,还是许昕亲自提出送他离开的。

许昕没告诉他他是怎么发觉自己不是这儿的人的,也许是自己不像其他人背负着必须完成的使命让许昕发现了端倪,也许是许昕随口胡乱瞎诌的却蒙出了事实。

那天晚上方博就在想,只要许昕凑过来对他说句话,笑嘻嘻地像往常那样承认自己在开玩笑,他一定会和他和好,但许昕就在椅子上躺着睡了一晚上。

去找女巫的路上方博心里还盘算着怎么说服许昕让自己留下来,许昕说出要陪自己来河边时,他喉咙口的那句“许昕,我想留下来”被硬生生地咽了下去,鲜血淋漓。

方博觉得没意思了。

方博,你就是个傻子。你看人家巴不得你走呢,也就你把别人的好当作喜欢。

他心有不甘,悄悄一个人出发前还是留了张纸条给许昕:

[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他明白许昕身在白雪公主的故事里应该不了解这句话的意思,他甚至能想象出许昕眯着眼迷惑的样子,所以他才敢写,却只敢在自己离开之后留给他。

他跳进了水里,他的手腕有些疼,连着他的心,失去意识前他呛了口水。

水是咸的。

 

16//

冷空气突然侵袭,聚餐完的方博跟邱贻可挥手告别后搓了搓手戴上口罩上了公交车。找到个角落坐下,刚才逞能喝的酒现在有些上头,靠着玻璃窗想眯一会儿。

刚有些迷糊就被手机振动振醒了,窗外不知何时已开始飘起了细雨。

幸好许昕今早出门前硬是要我把伞带上。

方博掏出手机瞄了眼,还正巧是许昕给他发的微信。

明明讲过了四点到家,马上就回去了这瞎子还发什么微信。方博腹诽。

应该是雨天路滑吧,方博戳开微信的同时司机猛地一刹车,手机差点飞出去。

坐车时是不应该老玩手机,更不该看文字,从不晕车的方博觉得自己胸口闷得慌。

[博儿,今儿你哥我要干件大事]

[你可得支持我]

配图是一对对戒。

 

17//

空气不流通的封闭车厢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方博提前一站就下了车,跑电线杆旁直干呕。冷风让他稍微清醒了点儿,晃晃悠悠一个人在街上走着,没打伞。

身后有小姑娘兴奋地叫着下雪了,方博分辨不清飘着的是雨还是雪,只觉得又细又碎,像自己的心一样。

他回想起曾经跟许昕吵架,不是斗嘴,是实打实的那种。他俩每次吵,就像是在对方面前把自己的心挖出来撕成碎片,还得在脚下狠狠碾过一遍又一遍,最后都是以把对方的心拾起来仔仔细细地粘好收场。

为此马龙和张继科没少嘲笑过他们,别人好歹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俩是自损一千伤敌八百。

“博儿,你看我俩都老大不小了——”前几天许昕的话还回响着,后面的方博没听下去就跑了。今天方博才发现原来人家早就留好了后路,只怕这次的心是真粘不回去了吧。

走着走着来到熟悉的河岸边,这里离他们住的地方并不远却很少有人来,方博偶然发现这个地方,每次心里不痛快堵得慌时就来这儿冷静冷静。

天渐渐黑了,不知道那瞎子找不到自己会不会狂打电话,瞎想啥,人家忙着大事呢哪有空睬自己。方博裹紧衣服迷迷糊糊睡着了。

 

没错,就是那个时候失去了意识。方博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

“张继科我就不该相信你的馊主意!”

他醒了过来,外面吵吵嚷嚷的,打吊针的手上多了枚戒指。

 

-fin-

 

番外

现实世界的方博:

你好。

这样开头显得有些生疏,张继科告诉我写信还是得正式点,看他后来转型成诗人的份上我还是勉强相信他吧。

你一定非常不解,我为什么知道你不属于我们世界,又为什么突然要赶你走,我写这封信的原因,就是想把这些事说清楚。但这封信写得比较匆忙,而且要瞒着我家的小傻子,否则他要知道了肯定要吃闷醋,就算我跟他解释他也听不懂,毕竟智商低哈哈哈。

童话镇有着严苛的规矩,总说人生如戏,但在这儿每个人是真有自己的剧本还得照着演,没人敢违背。我本是海的女儿里的王子,结局前一晚,他偷偷跑来我这,哀求我能不能不按规矩那样演,我其实并不爱那位人间女子但我必须扮演着那个角色,所以不得不拒绝了他。当海的女儿应该在阳光下化为泡沫时,他却在黎明到来前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因此当你手腕被刮伤时,我就没来由地紧张。

一切都乱了。由于这个契机,童话镇里的人开始推翻宿命论,有了自己的主见和意识。可他却失踪了。为了让镇子快点平静下来,镇长不得不把海的女儿的故事整篇删去,我也被调职成为了“小矮人”。

说了这么多你可能还糊涂为什么我要说这些,因为那个失踪的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刚开始我真以为是他回来了,只不过是失忆了。可你就出现了半个小时又不见了,我以为是自己的幻觉。还记得那只把马龙吓得半死的猫吗?只有陈玘能自由地在两个世界穿梭。他告诉我你属于另一个世界,每次难过遇到挫折后就会穿到我们这来,当你想通后就能回去,并且在这儿的记忆会消失。后来你又每隔一段时间会出现一次,时间都不长。陈玘跟我说了你不是他,我也知道,但你俩性格外貌都太相似了,看见你我总想起他。刚开始你的离开都很突然,后来次数多了我也摸清了怎么样能让你高兴。

可这次你留在这儿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看来内心被伤得真的很深。看到你当时渐渐黯淡的眼神,我就对自己说,许昕,你当初让他难过,现在又让像他的人难过。再不回去恐怕你所在的世界也会出现混乱,虽然不舍得,但必须不得不强制采取措施让你走了。

一开始我还担心你会不会有危险,好在陈玘告诉我你平安到了,就是有些发烧被送进医院。你已经好久没来过了,那么现在一定很幸福吧。

生活在山上的公主和龙气得长辈白了头,血性的骑士养起了猫,爱丽丝成了睡美人的歌迷。对了,你离开的第二天,失踪的他也回来了,就是我家的小傻子。童话镇失去了秩序,他们却收获了幸福。

瞎子

“许昕你磨磨唧唧地写完没啊,陈玘要走了。”

“没事让玘哥走吧。”许昕签完字想了想还是把信烧了。

既然记忆都消失了,就别打扰人家生活了。

“毛病。”邱贻可低声骂了句,带着他的猫离开了木屋。

 

-fin-


补个昕博群宣:397880226

有妹子来一起玩吗///////

评论(6)
热度(87)
©幸运昕呀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