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昕呀

谢谢你的喜欢⭐

[獒龙]死结

ooc严重/极短/完/流水账/私设与现实无关/有隐藏昕博。

RPS不上升真人/不发刀是底线。

轻微soulmate设定(然而没怎么涉及。

以及向所有产粮的太太们表白。

 

假设两个人处于吵架冷战中。

 

//1

庆功宴上总挂在马龙身上的张继科还特意挑了个离马龙最远的位置。

马龙酒量还行,可前辈每人给他来几杯还是挡不住,张继科在旁边死命盯着,在他快倒下的时候跑过去扶了一把。

可不能让他放肆地吃肉,要不然以后喝醉了背不动得用拖了。

就想想,谁说的准一定有以后呢。

许昕作为马龙室友表示可以换他把马龙背回去。也是,住一屋更方便些。

等实施起来马龙拽着张继科唤着张继科的名儿不肯动。清醒冷静的时候比谁都狠,这个时候倒粘着他不走了。

 

//2

正擦着手办就接到了张继科的电话。

“不是说不理我么怎么又打电话来了……没事儿,你让他喝,继续,喝死在那儿都没人管。”

也就嘴硬,半分钟不到马龙又回拨过去问了地址。

走的时候连柜门都忘了关。

 

//3

“龙啊。”

“我在。”马龙以为张继科醒了,还是打开柜子,抓了把茶叶就着刚烧开的水泡在玻璃杯里,轻车熟路。

“我有喜欢的人了。”声音还迷糊着。

手一抖,被开水溅到,马龙也不擦,就觉得心里一空,什么都听不见。

“谁啊?也没听你说过。”故作镇定,转头一看张继科又睡了,把茶放在床头柜上,给他盖好毯子。马龙站在旁边就这么看着他,脑子里很乱,想了半天还是走了。

其实以前这种情况也常发生,俩人喝酒至少保证一人清醒,然后送回宿舍,室友不在通常就暂时住一晚,也好看着点儿免得半夜起来吐得难受没人照顾。

明早起来这人又会忘记自己说了什么,总喜欢醉酒后胡言乱语,以后听张继科讲胡话的人还是不是马龙,张继科喜欢的人是不是马龙,马龙不敢确定也不想强迫他说。

自己在他身上打个结老绑着他没意思也没用。

 

//4

张继科不相信soulmate这种东西。一见钟情毕竟是特例,感情不还得靠长时间处。

你看看许昕和方博,就算有相同印记又怎么样,两人不还是每天剑拔弩张,靠损对方为乐。

然后张继科在更衣室撞见了许昕在跟方博接吻。

嗯,一定是因为自己盯手机时间太长眼花了。

 

//5

他不信邪有什么用,相信的不还是大有人在。

比如马龙。

 

//6

“你知道么,龙队这次请假回家除了看父母,还有别的原因。”一大早方博就在食堂里嚷嚷,故作神秘。

“瞎吵吵什么,被龙知道了不得削你。”

“科哥,你也不知道吧,听说马龙找到soulmate了。”

那天马龙走的时候连张继科面都没见到,只听说张继科硬缠着方博练对拉。

 

//6

回去后张继科盯着自己腰侧看了半天,自己的印记像根绳子绑了个结。自己有腰伤,常年绑着绷带,看过的人除了队医就只剩马龙了。

张继科觉得不公平,自己还没见过马龙的印记长什么样呢,他倒速度挺快,转眼都找到伴儿了。他又松了一口气,自己担心的那一天终于还是到了。

曾经也妄想过马龙身上有和自己相同的印记,可马龙看过那么多回,要一样早就吱声了。

明明早点讲出来可能还有机会的,但他怕,他怕马龙知道后疏远他,连兄弟朋友都做不成。他选择亲手为这段关系打个死结。

张继科这辈子最讨厌磨叽的人,觉得特不男人。

但他终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

 

//7

吵架那会儿看着心烦气得胸闷,现在瞧不到人影儿了心里总是空的。

胡子也懒得刮,一副痞子样,玩命练习,自己给自己找别扭。教练都看不下去让他好好收拾自己。

 

//8

普通的一天,张继科脚上穿着最爱的蓝鞋,偷摸着端了盘拍黄瓜回自己屋。

马龙正躺他床上玩手机。

盘子掉了,夜宵没了。

 

//9

“合着除了看父母你就跑去纹了个这个?不是说怕疼么?”张继科摸了摸马龙腰上红肿还未消去的纹身。

“纹的还行吧?这样下次如果有人跑来找你,我就可以说我和你才是soulmate。”

“就那么自信我也喜欢你?”

“也是赌一把,要不是就当留个纪念了。”

“傻,我才不信这个呢,不管你有没有印记我都只爱你。”真正的印记早已烙印在心里,缺的一块填上马龙就正正好好,不能再熨贴。

 

//10

“继科er,你勒着我了。”

死结也挺好,越使劲拉得越紧,就算纠缠着粘着,他也就赖着马龙一个人了。

 

-fin-

 

//花絮

“你这个乖宝宝去纹身教练会不会以为你跟我学坏了?平时好好藏着点儿。”

“教练知道啊。还有许昕,我也跟他商量过。后来被方博听了去,大家就都知道了。”

“好啊你小子,合着谁都告诉了就没告诉我。一群人等着看笑话呢。”

“许昕跟我讲要保留点神秘感,给你个惊喜。”

“下次别听他瞎扯,净出些馊主意。”张继科忍不住心里骂了句脏话,想着明天得好好跟许昕谈谈他和方博的关系了。

 

//日常

马龙老喜欢替别人着急,在一旁叨叨着下午的比赛,张继科没吐一个字,蹲坐在床边,抓了一把瓜子开始剥。

等马龙讲累了,就硬塞给他,在马龙的咀嚼声中拍了拍手出了房间,也不知道听了没。


评论
热度(62)
©幸运昕呀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