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昕呀

谢谢你的喜欢⭐

[Namin]4.1

*OOC严重

 

大概向流星许愿真的能实现,早上起来的Min发现今天有些不太一样。

桌上放着崭新的高中校服和学生证,甚至连自己的个头都回到了高中时期的模样。

在母亲的催促下匆匆吃完早餐出了门,那句“第一天去新高中报道不要迟到了”更让Min摸不着头脑。

也许是梦吧。

 

“你的校徽呢?快戴上!衣冠不整,罚二十个俯卧撑!”按照报道通知单上的地址来到学校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P’White…?”Min犹豫的声音对上了White疑惑不解的神情。

“你认识我?”

“啊啊啊学长好,我是来报道的,我来参观学校的时候跟你聊过天呀。”突然想到现在不在现实生活中的Min只好临时想段话掩盖过去。

“是吗...那我先带你去报道吧。”White努力回想仍然无果,挠了挠头带面前这个小学弟进了教学楼。

无论是正在训练体育生的Fifa还是指挥乐队的Gun,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当然还有那个人。

如果他们真的在高中时就遇见,那会发生什么呢?

Min好像来到了一年前的片场,只不过这次不用迎合着那些黑漆漆的摄像头。

既然这样,那他自己就是导演。

接下来的时间里,Min很快就和曾经的搭档们熟络起来,想到现实生活中大家都由于工作学习关系变得生疏,梦境中的生活似乎更加美妙。

当然除了那个人。

Min避开了和他的一切交集,喜欢吉他却只能忍痛放弃了加入音乐社,一看见他就躲得远远的,Min也记不起是因为什么,只是内心好像一直提醒自己离他远一点。


然而人生总有太多的可能性,一切并不能如他所愿。

自己在宿舍悄悄练习吉他的视频被室友偷拍下来传上Instagram,短短三十秒的时间换来的是正在被音乐节折磨的Captain的死缠烂打。

Min勉强同意了参加表演,但要求是单独排练。

Captain连连点头感激地望着他,然后就去和Ngern商量拉拉队的相关事宜。

排练顺利地进行着,纵使是社长也无法不被Min自身散发出的忧郁气场所折服。

“实在是太赞了!N’Min真的不考虑来我们音乐社吗?”

虽然说音乐节最好表演一些欢快的歌曲,本来对Min的选取有些微词的Captain欣赏完一曲之后也无话可说。

“只不过是小孩子装成熟罢了。”漆黑的角落里传来了Min再也不能更熟悉的声音。

他还真符合剧里的性格,一样那么讨人厌……糟糕!他怎么会在这里。

“Na,你怎么在这?”

“上午忙太累了直接睡这里了,结果就被这小子的吉他声吵醒了。”说着瞥了Min一眼。

仅仅一眼,Min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低下了头。

不行,不能重蹈覆辙。心里有个声音在这样喊。

“好了好了,你快去帮帮Gun吧,他最近快被几个新社员练习的进度烦死了。”

“你就那么想赶我走?那本大爷还就不走了。”Na作势要躺下。

“我亲爱的副社长,就帮帮我吧~”Captain拽着Na的手。

“服了你了,行行行我去我去,真不知道谁才是社长。”拍开社长的手,Na走出了音乐厅。

一向粗枝大叶的社长当然没有发现副社长经过他们身旁时悄悄把一张纸塞进了学弟的口袋。

[你经历过真正的单恋或失恋吗?表面的伪装并不能真正演绎出音乐的灵魂。]

 

音乐节上的弹唱比想象中出彩,认真演奏的Min却仍然控制不住地望向某个人的方向,对上目光时又慌乱地避开。再回想起现实中的点点滴滴,Min感觉自己眼眶几乎快噙满了泪水,但仍然尽力使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

他怎么会没经历过,他明明都经历过。

 

午夜的钟声敲响,Min也从梦境中醒来。

删除Instagram上愚人节的图片,下意识地又点开了那个人的界面。

正巧,对方也删除了,删除了#aprilfools

愚人节过了,梦也该醒了。

而我在梦中也不敢告诉你我爱你。

 

-fin-

 

我讨厌过愚人节。——来自一个可能月更再也不更的无名作者。

官方逼我出坑但我不想出坑。


评论(1)
热度(8)
©幸运昕呀
Powered by LOFTER